“新农人”背后的培训师

2021-02-03 10:24 来源: 作者:莒南新闻中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0-12-06 赵世惠手把手教农民进行自媒体创作。 11月21日,在南京参加2020中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高峰论坛,被聘为首批乡村振兴网络观察员;11月25日,赴北京参加2020今日头条生机大会,……

赵世惠手把手教农民进行自媒体创作。

  11月21日,在南京参加2020中国农业农村科技发展高峰论坛,被聘为首批乡村振兴网络观察员;11月25日,赴北京参加2020今日头条生机大会,捧回“年度影响力MCN”大奖(今日头条MCN,是指有一定能力管理一定规模头条账号的机构);11月29日,受招远农广校邀请为夏甸镇新型农业主体带头人作自媒体培训……

  退休后的赵世惠比以前更忙了。从一名针织厂职工,到随笔作者、编辑,再到一名三农自媒体人,头条学院认证讲师,赵世惠不断变换着自己的角色。如今,她致力于帮助更多农民成为“网红”。越来越多的农民在她的引导下,拿起手机这个新时代的“新农具”,借助互联网平台,把自己的产品卖向全国各地。

  一篇网文,卖出7000多箱李子

  一台电脑,一个大疆手机云台,一个直播补光灯,身后一个讲课用的白板,就是赵世惠在家里的“工作室”。虽然是个60后,赵世惠对于电脑和网络可相当熟悉。

  “我平时就在这里写一些文章和课件,有时候开直播跟创作者交流。”赵世惠告诉记者,她从小对写作非常感兴趣,经常写点儿东西。网络的出现,给了她更大的空间。2000年左右,她就开始接触网络,那时候没少在BBS上“灌水”。

  2014年,赵世惠受邀负责招远市中国传统村落申报的文字稿采写。那时候,她白天一个村一个村地跑,跟村民聊天,晚上回家连夜整理。那年,招远市递交了15个村的申报材料,最终有9个村入选。她还曾担任《西部作家》责编、《烟台区域文化通览·招远卷》编审、《招远地名志》编辑,在报纸杂志上发表散文、小说百余篇。

  2016年,赵世惠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在今日头条上注册了“阿兮随笔”账号,开始陆续发布三农故事。对农村有着浓厚的感情,又有优美的文笔,她的文章很受欢迎,当年底即进入今日头条年度榜单,并获得“出人意表”奖。迄今为止,账号已连续5年进入头条年度榜单,2017年获得“最佳干货科普答主”“2017年度头条号”奖,2018年获得“2018十大三农自媒体”称号。

  “2018年的一篇文章,让我切实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力量。”这年8月14日,她发表了一篇名为《54000亩小红果被农大教授盯上?大山深处60户彝族人却心怀忐忑!》的原创文章,为四川古蔺县的脆红李带货。没想到这篇文章为种植户一下卖出脆红李7000余箱,价值21万元。

  赵世惠凭借这篇文章,一举荣获由农民日报和字节跳动联合发起的“金稻穗”奖。

  “得到这份荣誉,给我莫大的鼓励。卖的再多,个人的影响力毕竟是有限。于是,我萌生了帮助更多农民做自媒体做‘网红’的想法。”此后,赵世惠开始通过问答、图文、微头条等形式分享内容创作的经验,两年里先后成为今日头条“三农达人”“扶贫达人”“问答达人”,并开始作线上线下的培训授课。

  从自媒体达人到“知识扶贫”

  “你看这个‘芳姐百果香’就是29号听了我的课之后注册的,已经发了五六条了,基本操作都没问题了。”在这个账号一篇介绍霜后苹果的微头条下,赵世惠给她留言:文章最好加上官方活动标签和地域标签,比如#烟台#、#招远#、#你好新农人#等,能够增加推荐机会。

  活动现场,有上百名新型农业主体带头人来听课。“绝大多数都是零基础,平时只是用APP看看视频,图个热闹,没想到还能变现。”赵世惠手把手教大家如何下载,如何注册,如何拍视频,如何发布。“一上午时间基本就能掌握。但是想要快速增加粉丝,增加阅读量还是有很多诀窍的。”

  受农广校邀请授课,赵世惠在11月份已经讲了三次。赵世惠还被评为首期“头条学院认证讲师”,全国仅16名。两年来,赵世惠远赴北京、宁夏、甘肃、咸阳、重庆、大连、湘西等地,为新农人手把手办教学班。每次讲课都是倾囊相授,毫无保留。

  周鸿,老家重庆市江津区,年轻时到大连、上海等地闯荡八年,开过餐馆,做过酒店经理。回乡后,看着凋敝的羊儿山,心里不是滋味,决定留下来。她承包了荒山,注册了自媒体号“鸿姐的土货”,但是一开始做得并不好。在网上结识赵世惠后,两人成为好朋友。

  2018年在北京举行的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周鸿找到了赵世惠,当面请教如何做好自媒体。赵世惠将她推荐给头条官方。2019年,赵世惠到重庆大足区玉龙镇讲课,便向主办方推荐,让周鸿到现场一起分享做自媒体的经验。“赵老师把她的经验毫无保留地分享给我们,一有机会就帮我们推荐。”去年的一场土鸡蛋的直播中,周鸿在12小时里卖出了3000多箱土鸡蛋。

  “鸿姐的土货”“甘肃王大龙”“山顶的农家小院”“农夫七哥”……两年来,数不清的自媒体创作者从她的课程中受益。数不清的农民听了她的课,新开了自媒体账号。赵世惠将她正在做的事称为“知识扶贫”,无数普通农民通过手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微信一对一教,效率不高。2019年2月,我建立了圈子#三农小分队#,无偿分享课件。”赵世惠告诉记者,去年6月份,生日当天,她默默许愿:希望通过圈子扶持100位农民通过自媒体赚钱。没想到这个愿望三个月就实现了。现在#三农小分队#圈子已经有1.3万人参与。今年4月初建立#三农小分队#标签短短几个月时间,已经有6.4亿的阅读量。

  手机是新农人的“锄头”

  “手机,就像锄头一样,也是种新农具。做自媒体,做直播,也是一种‘新农活’。”赵世惠说,自己正在做的就是让农民用自媒体平台赚钱,把产品卖出去。自媒体的快车道,让传统的农业有了新玩法。要想追赶、适应这些新变化,其实要有技术和操作层面的变化,更要有思想观念上的变革。

  一个自媒体零基础的农民,只要能够简单操作智能手机,经过一上午培训,就可以掌握发微头条发视频这些基本操作。但是观念的变化却更为重要。消费者在网上购物,第一考虑的是绿色、健康和安全。要讲究诚信,不能以次充好,表里不一。

  赵世惠曾自己在网上卖过苹果。她在保证全箱苹果都是承诺的品级和质量的前提下,在箱子最下边“藏”一个品级更高的苹果,消费者买了,觉得有惊喜,重复下单率特别高。“有些人习惯在上层放好苹果,下层放次一点的,消费者越吃越生气,就不会再下单了。”还有些挑剩下的红薯,只有手指粗细,一般都是低价处理掉了。有人就打出“手指薯”的名头,针对早餐和零食市场,稍微一蒸就熟了,上班前吃特别方便,结果也是大卖。

  “受年龄和知识水平等限制,不可能所有农民都去做自媒体创业。”赵世惠认为,一个比较理想的状态是,每个村有两三个做得比较突出的自媒体人。一方面,自己可以变现创收,另一方面,可以将全村作为自己的供货基地,实现共同富裕。“再就是,以村集体和乡镇的形式来做好规划和引导。通过统一品种,容易形成规模效应,也便于统一打造品牌。还要由政府把关做好品控,否则就是砸了招牌。”

  作为一名网络观察员,赵世惠这些年一直在观察和思考。“现在农民做电商,很大的一个限制就是快递费用。我给农民讲课,经常听到大家的抱怨。”赵世惠曾往重庆寄了一箱苹果,光快递费就花了50元,即使你的苹果再好,放在全国也没有什么竞争力了。这些年全国各地苹果异军突起,在网上更是风生水起,山东苹果也感受到了压力。

  以卖土货的周鸿为例,她往外发土鸡蛋的包装用的是最好的,几千公里没有一个坏的。“快递费压到了很低,当地政府还给予补贴。羊儿山偏远,快递公司专门派车上山拉货。”

  发货量越大,跟快递公司的议价空间就越大,但是对于成千上万刚刚起步的农民来说,他们完全没有议价权。赵世惠建议,由政府出面跟快递公司谈,从政策、价格、补贴等多方面对这些新农人进行扶持。“这不是一个农村妇女网上卖苹果的小事,而是关乎我们整个农业未来面貌的大事。”(大众日报记者 从春龙)

热门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