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峰自主登山攻略报告及攀登游记

2021-10-02 21:42 来源: 作者:莒南新闻中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03 本文分为4个部分共计8519字,登山图片33张 第一部分:自主登山攻略指引 第二部分:总结(失误和优秀) 第三部分:游记前言 第四部分 : 碎碎念每天行程 2021年8月10日,成都十一……

本文分为4个部分共计8519字,登山图片33张

第一部分:自主登山攻略指引

第二部分:总结(失误和优秀)

第三部分:游记前言

第四部分 : 碎碎念每天行程


2021年8月10日,成都十一、波哥、老罗、光头强4人发起了四川第二高峰中山峰6886米探线旅程,离峰顶100余米海拔下撤,基本完成了线路探索。


我是成都十一(欢迎经验交流1355 8833 890 微信同号),这应该是一份至今最啰嗦的中山峰登山记录和指引,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份冲顶失败的游记,包含办理登山许可、住宿、车辆、路线的介绍,有点碎,但这就是你想要的,希望更多的朋友热爱上这座山峰。


中山峰海拔6886米,位于中国西部横断山脉贡嘎山域,徒步起点至峰顶海拔落差约4500米,远高于珠穆朗玛峰的3600米,我们此次攀登成都往返共耗时9天,登山过程中冲顶雪坡滑坠1次,损失主锁1把、冰锥2支、雪锥1支,同时捡到技术冰镐1支弥补了损失。




PART 1 自主登山攻略指引


一、登山行政许可


1、在四川省登山协会办理6000米级山峰登山行政许可;

2、准备(登山行政许可、队员身份证复印件、申请书)3套;

3、海螺沟景区管理局申请、磨西镇派出所备案,两个地方各留1套资料;

4、燕子沟景区门口持景区管理局盖章的申请书登记,登记后即可直接进山,目前不需要买门票,开车至矿泉水厂找位置停车;

5、下山后在景区管理局找毛老师,告知其已安全下山;


二、住宿和车辆背夫


1、海螺沟里客栈非常多,可以直接过去临时寻找,价格不等。

2、如果不是自驾前往,住宿客栈老板能够为你寻找车辆带你进燕子沟矿泉水厂。

3、贡嘎矿泉水厂停车后,走过铁桥往左转随即开始爬坡,没有马匹,可请背夫背包至冰湖营地,剩下往上的路程需要自己背。

需要自主登山的朋友可以加我微信推送背夫微信名片给你。


三、登山路线


整体徒步线路长度约36km,海拔爬升4500米,对体力是不小的考验,全程风险主要为泥土坡面、碎石坡面、冰裂缝、雪坡的滑坠以及雪崩冰崩因素,总共可分为3段



网络图,制图刘政@竹隐清风



第1段

贡嘎矿泉水厂(燕子沟内)- 3750米牛棚营地 - 5050米冰湖大本营

耗时2天,原始森林小道,路径比较清晰,有蚂蟥区域,下雨后道路湿滑



第2段

5050米冰湖大本营-5500米C1营地-6100米C2营地

耗时2天,进入冰塔林,冰塔林中有一条存在冰和碎石夹杂的通道,路况较为理想,在卫星地图上能够清晰看到这条路,无需穿冰爪即可全程通过至C1营地(详见下方通道路线图)。

C1以上冰裂缝较多,通过轨迹导航一定存在偏移,如果没有其他队伍在前,需要不断探路前行。



第3段

C2营地冲顶

冲顶海拔落差780米,实际冲顶路线长度约1500米。


耗时1天,冲顶路线目前有几条,从难易程度上来看,我们选择了较为简单的路线,纯雪坡路线,视觉上在营地看起来较缓,实际坡度全程在50度左右,6300米往上几乎没有舒爽的歇脚点,有一定的暴露感和滑坠风险 ,但作为接近7000米级别的山峰,这是合理的。



中山峰地形图



冰湖大本营-C1营地通道标注,原图来源网络


C2冲顶路线图




PART 2 总结



失误的事

1、没带技术镐:4个人只带了2对技术镐,应该带4对,对第一次或者不熟悉的山峰一定带上技术镐,没有对这条路线足够的重视,被别人的登山报告误导。

2、没合理休息:需要随时注意休整,加衣喝水补充食物,我们本次的节奏过快,冲顶时没及时加衣补充能量也是导致我状态不稳的主要原因,没带客户反而忽视了这些细节。

3、背负不合理:应该在行前检查每个人的背包,去除冗杂的部分,光头强背了很多轻奢的物资。

4、攀登高海拔的山峰,选择好的天气,不要认为还算理想而妥协。


优秀的事

面对咫尺的峰顶,全队懂进退懂取舍

面对6500米处的滑坠,团队每个人都展现出了高山向导专业级的应对水平

在6100米海拔,我们的高山厨师波哥依然可以做出正常水准的饭食

不管什么环境,老罗的脸虽然被严重晒伤,但依然拥有感染所有人的热忱

作为摄影师,光头强拍的照片不错

我,没有他们我不行

无兄弟不登山


下面游记内容比较多,也有很多干货的感悟,照片都在下方,能读完的都是好朋友了,欢迎添加文末微信交流。




PART 3 游记前言



小格局

在冰湖大本营营地,听到有“山友”在某群里说我们是去蹭川藏队的路绳的消息,这一点很遗憾也是对所有登山人的侮辱,国内登山技术能力强的人已经非常多,而且还在不断发展,除去天气因素,我自认为我们团队的综合能力匹配我们选择的山峰和线路,说我们去蹭绳的人是否是井底之蛙?点名川藏队所谓的技术总监高度,格局很低。


为什么登这个山

我们团队因江苏突发疫情原因和本身客户资源有限致使近期没有登山活动出行,广州的笑脸丫头8月2号左右给我发信息和照片说中山峰冰川很漂亮,我之前也知道李宗利多次磕这条线路加上高立有登顶新闻,于是立马决定去这座山看看,联系波哥和老罗、光头强,笑脸丫头因事不能来,于是成都十一、波哥、老罗、光头强4人攻山探线,我们在8月7日和8日周末两天有带客户去巴郎山走山脊线路的工作,所以定在2021年8月10号出发去中山峰,跟其他队伍去没去完全没有关系,我没做了解也不在乎,看了天气其实不太理想,但勉强能接受,实际吃了些苦头。


携带登山装备

高山帐2顶、主绳60米、辅绳60米、冰锥8只、雪锥4只、雪铲1把、技术镐2对、行走镐2支、主锁若干;炉头2只、小型高压锅1只、G5气罐6只;其他个人登山装备。


线路规划及负重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下载了一截从磨西古镇到冰塔林的轨迹,经过我们对网上一些报告的研读,从而确定了我们的路线,基本与高立的登顶路线相同。

我们4人都是职业的高山向导,背负能力不弱,从2400米贡嘎矿泉水厂开始便全程重装至6100米C2营地,海拔爬升共计3700米,每个人的包平均约50斤,为了吃得好,我们负重增大。


遇见其他队伍

8月11日 几经周折打听到需要办理景区通行证,这是我们去之前没有了解到的,临时办理,在景区管理局偶遇岩羊的7名协作带4名客户探线式攀登中山峰,也在办理通行证,算是缘分!等我们办完通行证已经上午11点20, 立马开车到燕子沟景区门口,办理进山登记,随后可开车至燕子沟贡嘎矿泉水厂,找位置停下车后,12:20,正式徒步进山。



PART 4 碎碎念每天行程


DAY1 (8.10)

成都-磨西古镇,夜宿磨西古镇某无名客栈



DAY2 (8.11)

贡嘎矿泉水厂2400—牛棚3750 (12:20-19:10),海拔爬升约1300米


从矿泉水厂的铁索桥出发,下小雨,一路都是林间小道,分不清汗水还是雨水,头发衣服全部湿透,背包内装备也湿润,我准备穿8天的冲锋裤在第一天就成了泥裤,还被四根蚂蝗吸了血,这也是我第一次经历被蚂蟥吸血,我们走到营地天基本已黑。

在牛棚营地看到了川藏队的协作,一人在守营地,友好而热情的互相打了招呼。

岩羊的6名背夫运输物资赶上了我们,他们脚力很好,运到半路藏了起来,然后又折返回了磨西镇。



出发前合影,从左往右依次是老罗、光头强、波哥、成都十一



贡嘎矿泉水厂铁桥,身后是矿泉水厂



沿途风光


DAY3 (8.12)

牛棚3750—冰塔林冰湖营地5050( 10:30-17:40),海拔爬升约1300米


今天的路比昨天好很多也平缓了很多,没有蚂蟥,拔营出发的时候小雨,中午之后转晴,但山雾一直笼罩,直到4900米的位置,云已在脚下,再往上穿过石林到达5050米冰塔林营地,这里可设置为大本营,山脊边上有电信4G信号,川藏的营地扎在这里,协作和客户有约20人,这也是喜马拉雅式登山的常规配套,他们的客户已经在这个营地休整2天,满以为人迹罕至的山野居然人头涌动,有点热闹的感觉,这让我们意外。


我们往冰湖方向又走了100米扎营,夜晚小雨不停,我的黑冰B1000睡袋睡着很热,大腿上全是汗,我感觉我会因为出汗导致睡袋无法有效散发而逐渐失去温度,于是打开睡袋拉链,让大腿呼吸冰冷但流动性更强的帐篷内部空气,同时还要合理手动调控不致使自己感冒,这是一个熬人的过程,情况慢慢得到缓解,这个海拔会热得汗流浃背跟帐篷外部小雨有很大关系,并非1000g充绒的睡袋的保暖性很强。

1000g羽绒的睡袋肯定不够支撑大后天在6100米的C2营地过夜,但我评估将所有的衣服穿上睡会刚好合适,这样就不用背更重的睡袋,以此来减轻整体的背负重量,实际上在之后的C2营地也确实刚好合适。



冰湖营地,临近冰塔林



冰塔林末端


DAY4 (8.13)

冰湖营地休整日,海拔5050米


9:00川藏的客户们喊完口号后向C1出发了,毕竟他们已经在这儿待了2天,虽然山脊上有4G网络,但需要在蹲在那儿被强烈的紫外线或者寒风侵蚀,完全没有玩手机该有的舒适和放纵的体验感,他们必须得去下一个营地,也有人下撤,毫不顾及已经支付了近3万元的登山费,钱在这里可以买到更好的服务,但是没法买到中气十足的身体状态,安全始终在金钱之上。


等前往C1的朋友经过我的帐篷,我从帐篷支出脑袋向他们打了招呼,给他们加油,有人说他们的凯乐石高山帐昨晚在漏雨,我心想应该是没搭好,后来才从他们其他向导那里了解到凯乐石的高山帐质量差强人意,我不好评判,这个牌子的高山帐篷太贵了,我没有使用经验,或许有一天凯乐石送我几顶高山帐,我会失去骨气,然后开心的告诉所有人说这个东西好。


今天天气阴沉,时而小雨,原本计划休整洗裤子,晒晒太阳,未能如愿,仅仅休整这一天,我们四个人都表现出了慵懒的丧失了斗志的状态,4个人窝在一个帐篷里靠斗地主续命,而且没有任何赌资!这样打牌显得空洞缺少灵魂,我在山下给波哥购买物资的500元现金也被无情的退还回来,他不想背5张纸再从5050米的大本营到6100米的C2营地,他对更轻一点的背负开始讲究起来。


说到轻量化,很多人讲过购买怎样的装备实现轻量化,但不是每个人的经济情况都能实现购买各种超轻装备的,越轻量的装备意味着越贵,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实际上我们在山野的装备分为两类,一类是必须的装备,如帐篷睡袋防潮垫冲锋衣裤等,二类是可选物资,如吃的零食、可乐、纸巾、洗面奶牙膏等。

不管我们第一类装备是否实现轻量化,我们都可以通过对第二类物资化繁为简实现减重,带上必须的物品,杂七杂八的东西少带或者不带,越简洁越轻松,轻量化是通过金钱购买轻量装备以及合理携带非必需品来实现的。

光头强从磨西镇背了4瓶饮料和3盒喜之郎果粒以及1大盒牙膏等物资,吃起来很爽,但背起来很苦,这需要权衡。


傍晚,岩羊的协作到达冰湖营地搭了一顶帐篷,随后离开,我们煮了饭吃完,继续斗地主,直到21:50,勉强才去睡觉,休整一天,越休越累,但休整是必要的。

夜间睡觉不热,也不冷,帐篷外一直淅淅沥沥的声响。



出发前往C1的登山者



冰湖营地打发时光


DAY5 (8.14)

冰湖营地5050—c1营地5500


7:30了 ,实在睡不着,光头强呼噜不断,我是个睡得很轻的人,一点响动都会醒,我感觉这个睡眠质量会让我再瘦2斤,我不想再瘦了,登山能够很好的消减脂肪,没有脂肪就消减肌肉,所以想瘦的人可以选择登山,但是胖一点的人常常也没体力承受登山的负荷,可见想通过登山减肥这是一个伪命题。


躺在睡袋里,慵懒的支出一只手拉开帐篷拉链,卧槽 下雪了,瞬间来了兴致,全部拉开拉链,一脚给光头强踢了过去,他幽怨的扫我一眼但也被漫天飞舞的雪花激荡起了雄心壮志的感觉,朝外面别着脑袋望了一阵,然后又瘫下去睡了,一会儿鼾声再次响彻,也对,我们见惯了这样的场景。我关上帐篷拉链,看了下日历,七夕节!


收拾好东西,10点半出发,不到半个小时我们进入了冰塔林,在冰塔林中行走比走冰塔林右边碎石头行走好很多(参考本文前面线图),四周被冰川围裹,进入冰塔林需要仔细辨别方向,这样的冰川在贡嘎区域很常见,但因为海拔问题,接近性都不太好,其中冰川流水一股一股一股,随后在一处汇合,形成侬侬的声响,一股脑儿灌进更大的一个冰川融洞里,形成地下冰河,“西藏冒险王”就是在这样的地下冰河里消失,谁掉下去生还的可能很微小。

中途遇到川藏的队员高反原因下撤,那个队员给了我4支烟,我已经断烟草1天了,心中跪拜,立马快走几步赶上波哥,向他炫耀4只烟草并让他停下休息,我遂坐在石头上点上一支,在高原吸烟很费时间,氧气含量低导致一支烟草的燃烧时间比在低海拔大约多了一倍,我一支烟才烧了一半,波哥便失去耐心起身离开。


16:30到达C1营地,估计了一下时间,我们准备继续往上去5750的平地扎营,刚爬升了50米,天气变得更差,能见度低对地形的辨认是个问题,我们对5750米的高地不了解,综合评估后,我们回到5500的c1营地,扎营的过程中气温迅速降低,哆哆嗦嗦完成帐篷搭建,手已冻傻,下撤50米无疑是正确决定。

晚餐是胡萝卜炖牛肉,同样的高水准餐食。

我似乎有点感冒,这是高海拔活动的忌讳,立即兑了一包感冒灵颗粒来抵御,我能够很好的认识到自己在不同环境里的变化,同时小心翼翼,以保证自己有更充足的精力应对其他不确定性风险。



穿越冰塔林



冰塔林之后较为平整的冰川



冰雪世界



在C1冰面建营



C1营地


DAY6 (8.15)

C1营地5500米-c2营地6100米 8:30—14:40


今天终于到了我认为的技术路段,上升700米,这一段四人结组前进,我走在前面,全路段雪坡,暗冰裂缝接踵而至,绕行通过多个大裂缝,但也多次陷进小裂缝,爬起来继续走就行,每陷一次会耗费更多的体力,快到营地时有3公里缓雪坡,此刻成片的白云被持续的强风撕碎,变得零零散散,露出了深邃湛蓝的天空,随后散乱的云再次跟着风的方向追逐远去,我不断的拍照,感觉这是自己喜欢而热爱的样子,活在白茫茫的世界里。


C2营地设在中山峰主峰和西峰之间形成的大U型沟谷,这里只有冰和雪,川藏队的帐篷阵列在临近冰雪坡的下方,我远观判断那里风险很大且坡面底部有很多冰雪崩落痕迹,你永远不知道会不会在某个时刻更多的崩落下来,于是我选择沟谷相对靠中间的位置,中间的位置其实冰裂缝会比较多,但我们现在可以检查,是可以规避的,而雪崩的不确定因素更加复杂。

想起李宗利和高立的帐篷被吹下悬崖的先例,我们在雪地里用雪铲剃出一片洼地搭建,4个人轮流作业,让帐篷比周围雪面低了约40厘米,心里踏实很多。


然后躺在帐篷里拍照,研究冲顶路线,川藏队的客户们还在冲顶返回,山坡上挂着很多人,像蚂蚁一样黑黢黢一颗一颗的,直到下午6点左右他们才全员回到营地帐篷,帐篷边上堆积了一大堆绳子,他们清理了路绳,据说有1000米,铺设路绳花费了好几天时间,可见要带常规客户走这条线路是很有难点的,喜式登山的方式是比较好的选择,但是喜式登山的人可能会少了很多自己登山的思维和乐趣。


吃饭 整理东西磨蹭到了19:38,此刻我要睡了,预计8月17日凌晨3点出发冲顶


C1营地



前往C2营地的雪坡



冰裂缝



冰裂缝



到达C2营地



散乱的白云以及远处的贡嘎顶峰



C2营地




我带的行走镐,这是个错误的决定



中山峰主峰


DAY7

冲顶日,失败与成功怎样衡量




DAY7 (8.17)

冲顶日,成功和失败怎样衡量


03:40营地出发,队形是老罗、波哥、光头强、成都十一

全程结组行进

在这里冲顶,方向很明确

刚上升100米,开始起风下雪,我们并不在意

随后坡度变得陡峭,开始使用雪锥设置保护点

有点冷,我抽了点时间更换了outdoor双层手套,手部变暖,outdoor是美国顶级的做手套的户外品牌,但是很快手套外部材料会被打湿,随即水会慢慢浸透防水薄膜,随即沦陷整双手套,我们能做的就是准备一双备用手套。

6400米...

6500米...

6700米...

坡度大概45-55度之间,老罗将雪锥打进雪里,我最后负责回收雪锥。

走得很轻松,甚至大家开始调侃,“走慢一点,到顶天都还没亮”,状态很刚硬,用到雪锥打保护这一段也就是线路最难的部分了,主要风险在于滑坠。

对讲机内波哥喊:等高线显示快到顶了。

我们都更信任等高线的准确性。

还差100米的样子就到最平缓的位置

天刚刚微亮,

风雪呼呼作响,

08:00,我们已经攀登了4.3小时,

我正准备回收面前的雪锥时,突然感受到脚部的酥软,意识开始摇晃,根据经验立马对讲机呼叫告诉大家我状态不稳,同时要求全队下撤,随即非常快速的将自己在雪锥上挂好,同时取出包里的厚羽绒服穿上、喝热水,连贯且麻利的一套动作,状态感到恢复,我是受冷了没有及时加衣导致状态不稳,草率了,此刻老罗和波哥也正在往下倒攀,队友非常快速反应,向往峰顶但并没执意追逐。

50度的坡度是站不稳人的也没有任何平台可以休息,此刻我开始思考是否继续冲顶,100多米已经是更简单的路程,对我们毫无技术难度,老罗和波哥也正在冲顶很起劲的时候,此刻风夹着雪变得更加猛烈,犹豫后决定依然下撤,我相信天气好的时候我们登顶很轻松,天气不好的时候任何登顶也很困难。


懂得什么时候下撤是一名成熟登山人应该去探寻的,登山是对技术、装备、体能、心理几个层面综合的修行。


我们都想登顶,这毋庸置疑。


下撤,后队变前队,我在前寻找保护点,队形改为成都十一、光头强、波哥、老罗,下撤路线更改为坡面直下(详见文前路线图)。

我们有雪锥4只、冰锥8只可以设置保护点。

下撤过程最大的难点在于寻找保护点,阿式攀登在攀登过程中难点之一就在于需要现场临时寻找保护点,这很考验队伍的综合能力,同时也隐藏了更大的风险,于是接下来风险如约而至。


这个时节,全程的冰都很破碎,想找个结实冰面打冰锥做保护点,需要挖开半米的表面雪层和碎冰,然后才会找到结实的冰面打冰锥,耗费大量时间和体力,我挖了很久也没挖到结实的冰面,于是全队主要依靠雪锥做支撑倒攀下降,约6500米处,我发现一处冰面可以直接打冰锥保护,立马左手挂镐(行走镐),双脚往雪里踢稳,右手拿出一只冰锥往里面旋转,他们三人等待我打锥,突然我左手的行走镐滑脱,我瞬间感觉天昏地暗的旋转掉落,下方400多米落差雪坡,滑到底部迎接的也将是无数冰裂缝,加上自身坠落速度绝无生还可能,但这样的雪坡好处是给了人很多的制动机会和时间,滑坠中我看到自己左手的冰镐,右手立马抓住稿头压雪面进行止坠,没有用,依然在往下滑坠,我可能掉下几百米的雪坡,但大概率一直压镐能够让自己停下来,至少可以减缓速度。

在制动的时候啥也看不见,眼镜上被厚厚一层粉雪覆盖住,一片混沌的世界,突然腰间受力,停了下来,队友们将我拉停,这个海拔经历一阵动荡我大口喘着粗气,通过对讲机告诉队友我没事,同时将眼镜上抹出两个洞能够看到自己身处的环境,左脚被右脚冰爪前齿踢出一道血肉模糊的口子,还可以,比较理想 。

光头强反应很快,受到最大冲击力虽然压着镐止坠但依然被我拉扯下滑约5米,波哥的技术镐发挥功效纹丝不动的嵌在雪里,老罗在最后几乎没有受到拉力,掉落了冰锥2根、保温水杯1个、雪锥1只,都滑下了山体,行走镐在这个环境里是错误的。


结组行进是通过一根绳子将大家连接起来,互相保护安全,互相信任,需要齐心控制住局面,这一点我们做得都很好。



此刻风雪变得凶狠,四周白茫茫一片,这巨大的坡面像一块大布,不断承接兜住雪花,然后雪花堆积后跟随风从上方倾泻过来,像是有人在上方用雪盆倾倒,瞬间可以掩埋吞噬我们,到处都是粉雪飞舞,往衣服的缝隙里面填塞,这样的天气显得劳累,我喘着粗气,非常口渴,紫外线很强,我竟想起我还没擦防晒霜,一定会晒伤了,但毫无空余的双手来执行涂抹防晒这件休闲的事。

我不知道他们三个在我头上的操作进度,我一直往下倒攀,不停地拿到上方沿绳滑递下来的雪锥,又不停的打进雪里,然后等着上方给绳,然后寻找更好倒攀的坡面,偶尔能远远看到营地帐篷,倒攀的时候我也在不断观察我掉落的冰锥,毫无所获。

大概6200米的位置,我的左手一下子抓住了一把kailas的技术冰镐,中间没有一点试探触摸环节,它在雪里掩埋着,居然直接就抓住了,我在对讲机里告诉大家这一消息,他们表现很冷静,估计是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体力,技术镐加上我原有的行走镐,如鱼得水,在坡面的附着力立马感觉踏实,一只镐并不便宜,失手落镐却不能捡回,可见这个坡度具备一定的滑坠风险。


14:24我们回到C2营地,跟来时的情况完全不一样,极厚的新雪堆积,冰爪下方粘着的雪一坨一坨,像是给双脚绑了一对沙袋,需要花费不少精力控制身体平衡,一到帐篷立马喝了很多的水,剩下的时间就是睡瞌睡,接下来的天气不再适合再次冲顶,我们打算明天下撤返回成都。


我们登顶了吗?没有,但我们都很清楚了解到我们完全有能力完成这条路线,有遗憾但很释然,登山就是这样,你很难预测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将安全放在第一位,这也毋庸置疑。




冲顶途中



冲顶雪坡,下方混沌一片


然后是瞬间掩埋冰镐、手脚的风雪力量,有一段视频没有上传成功,请添加十一的微信了解



被大雪掩埋的帐篷,左侧是中山峰西峰,右侧是中山峰主峰




DAY8 (8.18) 和 DAY9 (8.19)

下撤日

C2营地-C1-冰湖大本营-牛棚营地

牛棚营地-贡嘎矿泉水厂-磨西古镇-成都


昨晚又是一夜的狂风和大雪,帐篷被积雪厚厚的包裹了一层,白茫茫的世界里,只有童话般的浪漫,如郭金明的幻城里的景象。

我始终戴着我的雪镜,感觉是像是阴霾的天气,实际却是太阳直射雪面,然后反射出刺眼的白光,防晒霜是不顶用的,我们都被晒伤了。


在冰湖大本营位置遇到岩羊几名协作带着4名客户到大本营,因为有带客户的关系他们的进度更慢一些,跟领队闲聊,他们带了500米路绳,我告诉他们昨天下了很大的雪这一件事,注意安全,心里想他们带的路绳不太够,同时那个坡度加上积雪问题带客户上去会非常困难。

冰湖到牛棚,一路小雨,路很烂,烂得不像话,鞋子早已湿透,晚间在牛棚的棚屋里烤火,然后一觉到天明。


从C2营地返回,天气阴霾



牛棚里舒爽的一晚





综上

中山峰线路较长,每一段路程体能消耗很大

海拔的高落差使我们体验植物垂直分布、地形地貌的变化

沿途有数座6000米级的山峰相随,冰塔、冰裂缝、雪坡都很美丽

感受学习全面的登山技术运用



打个广告

我们团队每个人均是经过正规培训的高山向导,同时也有丰富的高海拔登山带队经验,针对中山峰以及四川境内的商业山峰均可以定制1:1协作登山,我们也提供纯向导“带路”冲顶的服务。

建议每个人拥有较为充足的海拔适应时间,一起来领略冰川雪原的魅力。


能够阅读完的都是山峰爱好者了,欢迎经验交流。

成都十一:1355 8833 890 (微信同号)


C2营地大雪坡



aidu 发表于 2021-9-11 00:49 读完,发现最大的问题应该是烟草没带够。发自8264手机版 m.8264.com ...
哈哈哈   正解   能读完的都值得一起玩山
zhk2611 发表于 2021-9-10 23:28 说不定当时立即吃点能快速升糖、兴奋的东西,就能继续登顶了。 ...
其实状态已经恢复了,但是下撤是正确的选择,小有遗憾
热门阅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