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日记

2021-10-02 21:42 来源: 作者:莒南新闻中心
来源:[db:来源]作者:新闻库来源发布时间:2021-10-03 在丽江大理陪妈妈玩了一周,送走妈妈们,我就打算进山徒步了,本想去乌孙,但由于我广东旅居史,直接被伊犁州排除在外,就转而研究起云南的徒步线路。丽江附近最感兴趣……

在丽江大理陪妈妈玩了一周,送走妈妈们,我就打算进山徒步了,本想去乌孙,但由于我广东旅居史,直接被伊犁州排除在外,就转而研究起云南的徒步线路。丽江附近最感兴趣的徒步线路就是梅里北坡。在网上约了一个驴友一同重装,但是时间又不太合得上,加之现在从亚贡村进梅里北坡必须强制请向导,向导费用统一是三百一天,加一匹马多加一百元。于是我就加入了当地村民组织的队伍之中。跟我同行的是来自江苏苏州的小吕,上海的白大哥一家三口人,第二次徒步梅里北坡的向导的朋友——来自陕西汉中的晶晶,还有为我们保驾护航的雪山舅舅(其实是向导拉登的亲舅舅,负责亚贡村的旅游事务)。


我们交流起才知道,原来我们队友们的原计划都是去新疆,但新疆防疫的一刀切政策把我们这群人聚集在了梅里。

梅里雪山是迄今为止没被人类征服的雪山,异常险峻,挑战卡瓦格博的人络绎不绝,1987-1996年间, 日本 、 美国 及中日联合登山队相继向卡瓦格博峰发起挑战,均败以失败告终。1990年11月至1991年1月,17名中日联合登山队员试图登顶,结果全部罹难,成为世界登山史上的第二大惨案,遗体直到98年才被上山采药的藏民发现。2000年,一个宣言被通过,梅里雪山作为藏传佛教的朝觐圣地,主峰卡瓦格博在藏族民间更是充满宗教意味,位居藏区八大神山之首。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山,将永远不允许被攀登。 

作为藏族人的朝觐圣地,每年秋季都会涌入接近十万的藏民,前来卡瓦格博转山朝拜。在藏族文化中,敬仰神山虔诚礼拜,能够得到神山的庇护,保佑祖祖辈辈的平安喜乐。梅里转山分为外转和内转,外转通常要顺时针绕 梅里雪山 走8-10天,250KM,相当艰苦。内转就是大家熟悉的 雨崩 徒步路线,这条朝圣之路藏民走了700年,沿路挂满了经幡和无数的玛尼堆。号称“上有天堂、下有 雨崩 ”的 雨崩 村,也成了驴友心中的入门徒步圣地。这座因信仰和文化而被尊重的山,充满着陌生的神秘感,给人带来许多的探索空间。近年来梅里外转、 雨崩,还有逐渐被人知的甲应村, 逐渐进入了人们视野。 除此之外,能接近 梅里雪山 的机会便是这刚刚出现在大众视野的梅里北坡。


梅里北坡,有着与传统转山不一样的美。这里深入梅里腹地,绕亚贡村、坡均营地、坡将营地一圈,除了当地藏民之外,少有游人前来,就连知道的驴友都不多。它有着独特壮丽非同一般的风景,雪山连绵壮阔,冰川近在咫尺,还有四季不败的高山草原和花海,原始森林里旋转着最清新的空气,藏族村寨飘着袅袅炊烟,这些无言却让人心动。走在这条线上,没有经幡、没有玛尼堆,只有当地藏民进山采药走出来的小路和遗世独立的秘境。人迹罕至之处,竟有如此奇境,收获着不一样的惊喜。

一起来看看我的徒步日记吧




亚贡村—竹林营地
海拔3550m


正式徒步第一天,早上跟随大哥爬上遇见梅里客栈的天台去看梅里日照金山,六点四十七分,随着太阳升起,缅次姆的尖端开始有了一丝金光。但是太子将军却始终用云朵遮住脸颊,害羞得不得了。许久才露出头来。初阳将金光映照在峰顶,实在是美极了。听说梅里的日照金山并不常见,能够看见的话这一年都会很幸运。


飞来寺的日照金山


看完日照金山又返回去睡下。

将近十点左右,我们才坐上去往亚贡村的车,一路盘山公路,看上去特别险,还好是拉登技术不错,给了我大大的安全感。路上拉登讲起他有两个爸爸,大爸和小爸。引得我们一顿好奇,原来这边藏族可以两兄弟娶一个老婆,也可以两姐妹嫁一个老公。后者不常见,但有。比如他们隔壁村有两姐妹,大姐嫁了出去,离婚又回到娘家,时间一久妹妹的老公就有了两个老婆。拉登又说:但结婚证只有一个。他哥哥是公务员,所以他们两兄弟不能娶一个老婆。

聊着聊着,一个半小时过去,我们到亚贡村。
准备收拾东西开始徒步。

亚贡村的公共厕所是露天的,说白了就是一隐蔽的悬崖边上,风景不错。

第一次轻装徒步,帐篷睡袋和备用鞋都被马帮运走,自己只需要背些随身衣服、路餐即可。异常轻松。


回望亚贡村




一路穿越树林,行走在碎石崖边,湍急的水流边上。老天爷也十分赏脸,一路晴空万里。虽早已被灌输第一天的景色很一般,但不疲劳的身体,水流树林蓝天白云还有快到营地时抬头望见的雪山,让我觉得,今天值得。

马帮和拉登的舅舅早早到达今日露营的地方——竹林营地,为我们准备好水果,洗好菜准备做饭。我们大概四点半到达营地,放下包面向着溪流喝着热水吃着水果,晚餐是六菜一汤,最特别的是松茸炒肉,拉登舅舅说,这今天采的新鲜松茸。白大哥感叹,以后都不想走重装了,这待遇!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啊!!我带了一个小音箱,一边吃饭一边赏乐,实在是惬意呀。

除了我们队伍之外,还有另外一支广东的队伍,两个大人带了五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他们比我们出发早,早早到了营地,小孩子打斗地主,大人在一旁喝茶。晚餐后,我也被邀请一起喝茶。大哥是在深圳生活的青海藏族,小吕和大哥一同交流佛教文化,我就在一旁静静听着,非常有意思。一直聊到天色渐暗,抓绒衣已经不能御冷,我才回到帐篷里穿上羽绒服,然后在树林里溜达起来。

天色完全暗下来不过八点多,山里面没有网络,没有灯光,加上晚上寒冷,天黑就意味着该休息了。我依然按照徒步惯例,睡前记下徒步日记。

我故意把帐篷门对着小河和山谷,远处是耸立的山峰,这样明早我一拉开帘子,就会是一副秀丽景观。

此刻,流水冲刷着河谷两岸发出呲呲呲的声音,帐篷里闪烁着微弱的灯光,手机上键盘点击字母发出的此起彼伏的声响,脖子上贴了一张颈贴散发着热量,套着羽绒袜的双脚依旧冰凉,身上很暖,暖到我都可以猜想我的脸一定是红彤彤的……

好久没有这么早睡觉了,那么,晚安,可爱的自己和这美丽的世界。









竹林营地—坡均营地
海拔4200m

昨晚上半夜睡得不好,流水声好大,脚捂不热,睡着的时候估计已经十二点往后了,天亮,迫不及待拉开帐篷帘子,远处的山峰不出意外展现在眼前。吃早餐时师夫带着小孩们准备出发了,他让我记下他的电话,以后去青海一带可以找他,他叫久美,实在是好听的名字呀。

吃完早餐,沿着小河逆流而上。先连续爬坡穿过了长段的树林,我们都看着海拔高度计算着还需要爬升多少米,今天是要从海拔3550的竹林营地上升到海拔4100左右的坡均营地。走着走着向导突然说:梅里北坡的美景即将开始。我们走出树林,一座高耸的雪山闯进眼帘,我们兴奋得各自拿出相机开始一顿拍拍拍。剩下的路程都是逆着河流迎着雪山方向行进,然后冰川群赫然出现,“是奶日顶卡!!” 大家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大声惊呼,尤其是小吕,他是被奶日顶卡的照骗吸引才来的梅里。“老奶奶冰川,终于见到你了!” 我说,因为很多山峰都是藏语名翻译过来的汉字,我一时之间记不住那么多,所以就把奶日顶卡叫做老奶奶冰川。


雪山突然就引入眼帘



中午十二点半就到营地,远远看到小朋友们,我们到了他们差不多又要离开。他们行程短我们一天,所以今天要走到坡将营地。



远望奶日顶卡,和嬉戏的小朋友们



吃过路餐,放下包,我们决定往返七公里去近距离接触冰川,四五小时的样子。上到一小平台,我们发现拍摄奶日顶卡最佳角度,旁边是一小片高山草甸,几个藏民和向导家养的小金毛—小西,还有身上叮当作响的骡子坐着聊天,小西实在是非常有镜头感,拍照异常配合,还自己摆着酷酷的pose。开心到几乎忘记我们原计划是准备去看冰川的直到向导说:“快走啰,再不走来不及啦!” 我们才缓过劲,准备继续爬升,冰川在海拔4500左右的地方,小吕听闻考虑到前一天没休息好,决定不再继续,我就跟随着白大哥一家继续爬升。走在算不上路的布满碎石块的悬崖边上,心想还好我不恐高。下到谷底,向导说我们脚下踩的都是冰川,看到干燥的碎石块还迟疑了一下,直到看到一个个的小冰洞上面泛着白光,才相信我脚下是千年冰川,环顾四周,到处都是冰川侵蚀的痕迹。往冰洞里扔下一块石头,听见空洞的声音,看来洞深得很呐!这是不远处突然一声巨响,之间冰川上白雾翻腾,冰雪像瀑布一样倾泻而下,“快看,是雪崩!”向导提醒我们。 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看到雪崩!!据说往年经常都会看到雪崩发生,今年许久没有下过雪了。




拉登家的金毛,有个特别文艺的名字叫做左小西





白老师的儿子因为高反不能继续往上,我和向导继续,直到坐在冰川旁,旁边沟里是之前大雪崩留下的痕迹。在好几座冰川雪山中间山谷行走,仿佛只有我和向导行走在天地间,感叹自然伟大,自己的渺小。海拔4500。


冰洞



雪崩留下的痕迹




雪山舅舅




回程只剩下我和向导,他像飞一样行走,我也飞着跟紧他的脚步,再次感叹,或许我真的为高原而生,四千多米的地方依旧活蹦乱跳。


晚餐吃了山上散养的鸡,鸡汤非常鲜美(可能是我太饿了),洋葱炒牛肉、番茄炒蛋、炒青菜、蘸水黄瓜、葱炒土豆丝,超饱喝足泡脚,九点多漫天繁星,雪山方向银河展现,流星划过,美得不真实啊。和几位大师学习拍摄星空,直到夜深。


晚安。







热门阅读排行